張競-教學有感

1046月心情故事-優選

《教學有感》文/張競

  今天班上的孩子大部份都因為功課太多,而跑去了志工教室寫功課,教室瞬間變得空盪許多,少了笑聲、打鬧聲以及我問問題的對話聲。就在不久之後,班上其中一位剩餘的同學居然哭了,當然把我嚇了一大跳,一開始以為是鬧著玩的,我問他:「是不是又過敏了?要不要點個眼藥水?」 結果他直搖頭,兩行淚珠就從他健康膚色的臉頰滑落,緊接著就是一張極度哀怨的長臉(long face),旁邊的同學也打鬧的問著他是不是在表演3秒落淚,但他表情依舊,很顯然的,有什麼事情發生了。一陣沉默,他終於開口:「老師,你覺得我們暑假比較好帶還是現在?」 一開始我並沒有聽出他語意中所要表達的,我只回答他,那時的他們比較安靜,現在活絡多了,上起課來比較有朝氣,而旁邊的同學則是瞎起鬨,說暑假班上的一個女同學暗戀他,他想起了才會哭的,當然,事實並非如此。

 

  又醞釀了一陣子,他終於肯開口說了,夾帶著他的汪汪淚眼:「班上變的那麼安靜,我好不習慣,沒有人可以陪我聊天了,我感覺好像又回到國小。」 我突然有點詫異,這孩子怎麼會突然講到這個,於是我的腦袋開始回想暑假的時候,剛見到他們的樣子,這個男孩子一開始見到他是面無表情的,而且相當聽話,一直到開學之前,我都覺得他是個很乖的小孩,當然他身上總是充滿菸味,其他孩子也是,他們的家庭我也略知一二,但那時還不是很了解他們;相較於之前,這孩子現在不僅話多了,還會跟同學打鬧,甚至一起打電動、玩手機,也一直到這學期我才發現,這孩子有六隻手指頭,心裡當然是驚訝了一下,不過我也有認識六隻手指頭的人,而且都很聰明,所以很快就沒再想其他的了。而在我回神之際,這孩子又繼續的說了,依然流著眼淚:「國小的時候我很安靜,很少人跟我講話,於是我只好尋求網路上的人陪我聊天,他們還會送我虛擬寶物,我有什麼事也都跟他們說,你可以問問其他人,我現在跟國小真的差很多。」

 

  剎那間我把所有的事情都連結起來了,這孩子感到孤單,而且是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。 我所帶的這些孩子們都是單親家庭、外配,不然就是隔代教養,從小他們所得到的愛可能就只有正常家庭孩子的1/2甚至更少,因此他們的個性上有了一些缺陷,在每個孩子身上我都看的到,自卑、沒自信、容易自暴自棄、缺乏安全感。如果是跟媽媽可能還好,好幾個孩子都是跟爸爸的,如果爸爸是一個不懂小孩的人,小孩有了問題便不知道要找誰幫忙了,久而久之,這孩子越來越困惑,越來越覺得這世上沒有人能了解他,轉而開始封閉自我,這對一個正在建立人格的孩子來說,是有很大的殺傷力的。今天這並不是他的錯,可是他確要比別人早學會獨立,面對很多事情;有了喜悅卻無人分享,感到悲傷也無人分擔,自己一個人在家,學會如何和孤單相處,好一點的單親家長可能會用物質來彌補這個缺口,轉移他的注意力;但這邊大多數的爸爸教育程度不是很高,是會喝酒、抽菸或者去打牌之類的不良嗜好,私底下孩子有沒有受到波及,這就不得而知,但若真有其事,一則無奈,二則心疼,也很慶幸自己的童年是健全的,感謝我的父母。

 

  而今天的事件當然也不是偶然,這孩子從學校、班上、基金會找到了他一直很想要的溫暖以及陪伴,這也是他流淚的原因,他害怕同學會不會以後都不來了,剩他一個人孤零零的怎麼辦?  是不是又要回到以前那樣封閉的日子,沒人能夠瞭解心事,只能選擇沉默,這樣的恐懼幾乎把他粉碎了,他一整堂課似乎都在往壞的方面想,還不懂得要如何跳脫害怕的漩渦。班上另一個孩子也讓我很頭疼,她極度的厭惡數學,是就算解答放在她面前了,也不願意看的那種,然後上課大刺刺地寫著其他科功課,無視我的存在。但是她其他科目的表現很好,甚至是全班前幾名,可是對於數學真的是完全沒有自信,而選擇逃避,我也試了很多方法引導她,她其實是會,但就是對自己沒自信,連基本運算都要問過我才敢寫下答案,如此懼怕我想也是來自於學校老師的問題。我請她去志工教室寫作業,還有老師可以問,沒想到她的回答也令我驚訝,她說:「我想待在這裡寫,這裡我比較熟悉,我習慣了旁邊有同學和你,我有在聽,你上課還是可以點我。」 原來我自己創造了一個能讓他們感到開心的空間以及氛圍,我自己沒有發現,但從他們有時提及其他老師,會說誰誰誰比較有趣來看,我應該給了他們一個可以放鬆學習,放鬆心情的數學課。

 

  原來依賴也是會習慣的,對老師也好,對同學也好。自己本身是一個很獨立的人,也是因為小時後發生了一些事情,才變得這樣;沒想到過了這麼久,我居然也能讓人依賴了,其實蠻欣慰的,因為我自己好像已經忘記了依賴是什麼樣的感覺。而這些孩子最缺乏的就是有人可以依賴,可以聽他們說說心事,分享好笑的動作,互相開玩笑,放聲大喊。這就是我一開始踏進這裡的目的,學業固然重要,但在學業之前,健康的心靈更是重要,好希望他們每個人每天都能夠開開心心的上學,然後回到家也是開開心心的跟家長分享學校發生的事。我的能力有限,可是我所能帶給他們的絕對不只是二元一次方程式或是比例式,我希望他們能從這裡得到快樂,並且學會分享快樂,所以每次班上有人有好笑的事,我一定請她(他)分享給大家(當然大多時候都是一些低俗的玩笑,而我會指正他們);或是段考結束,表現好的人,我會給成績優異的人可以分享給大家的禮物,讓他們也學習到分享喜悅的快樂。

 

  他們和我們一樣,都是有心有肉的孩子,沒有必要因為表現不好,就對他們疾言厲色,講到這一點我真的是相當疑惑,每次遇見他們的老師,不是在罵同學,就是在盯同學罰寫,我一直認為,他們把責任用一種錯誤的方式來解讀了,老師覺得學生做錯事就是要罵(而且坦白講,我在旁邊聽,老師幾乎是罵的毫無頭緒,常常出現針對性的字眼)而考差了就是要罰寫、要訂正,這樣子家長才會覺得老師有在進行管教,老師也會打電話跟家長聯絡,告知孩子在學校情形,而使得孩子回家也是瀰漫著火藥味。 我一直在想換做是我會怎麼做,首先我想到了以前國中時,班上成績不好的同學,似乎也是一直在罰寫,但相信我,妳現在去問他當時寫了些什麼,我想他應該不記得了,但是他一定記得他一直被罵,放學都被留下來罰抄,抄的手很痠很累。我的學生也會跟我說常常因為罰寫寫到2、3點,在我聽來實在是荒謬至極。

 

  如果抄了100遍有記下來什麼那就好了,但對學生來說,不懂的東西罰寫基本上就跟素描一樣,是在畫圖,不是在學習知識,罰寫的意義到底在哪裡? 如果說學生的本分是要對成績負責,那我會選擇另外一種方式,一樣是寫,但我會寫不一樣的東西,我會請考不好的同學,去找一本書,並且從書中找到最喜歡的那句話,把它寫下來,並且告訴我為什麼。在找的過程中,他們反而會看到更多不同的東西,甚至因為書裡的一句話,改變了他(她)的一生,這種事情常發生,可是不曉得為何很少人這麼做。今天老師對學生的期望絕對不只是成績而已,而是希望學生出去不要做壞事,可以的話做些好事回饋社會,這才是為人師所應該期許的;可是罰寫有辦法讓一個人從壞變好?我想可能少數人適用,所謂責任應該是教導學生建立起正確的價值觀,培養做人處事的道理,老師的話不願意聽,自己找到的話總該願意信了(當然是要正面形象的),正面的能量可以使心靈成長,即便成績再不好,保有一顆善良正直的心,將來出了社會起碼不會造成太大的問題,這才是一個老師職位內應該負責的,而且把學生的觀念教好來也是對社會負責,對國家負責。

 

  可是從十年前一直到現在,基礎教育的進步在我看來似乎相當緩慢,老師跟學生的關係依然停留在敵對關係,老師本身要有足夠健康的心態,才有辦法帶出身心健康的孩子,陪伴他們一起哭,一起笑。這也許有點難以達成,但是做到亦師亦友,不正是教育重要的一個標竿嗎? 想了很多,班上另一個孩子常常跟我分享她跟她老師又怎麼起衝突,甚至作勢割腕引來輔導主任關心,還常常說自己有憂鬱症(會這樣講表示她沒事XD) 我跟這些老師的眼中釘都很聊得來,甚至相處融洽(從國中就是如此)因為這些人其實思想很單純,不會的就是不會,逼他也沒有用,他們反而希望別人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,這樣會讓他們更快樂些,如果老師本身是正經八百的人,他們當然不願意去了解同學在想什麼,只會覺得那些不聽話的學生,腦袋都在想一些壞事或是怎麼做壞事,這種給同學貼標籤的習慣真的要不得! 講了這麼多,我覺得還是要回到最初的起點-關懷,為什麼這個同學功課都不寫? 是不是他回家之後家裡有事情要忙?還是沒有人可以問? 尤其是這些單親家庭的資源相對弱勢,老師更應該多花些心力了解到底是哪個環節出問題了,然後從中協助,而不是一直強逼硬擠,弄的老師也生氣,同學也傷心,在家裡已經沒有人懂了,到學校還得看另一個大人的臉色,對一個13歲的孩子來說,這根本相當於成年人白天要面對無理取鬧的老闆,下班又要面對需要嬌哄的妻小。拜託,才13歲你要他承受這樣的壓力,成年人一堆都去跳樓了,這些孩子沒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已經謝天謝地了。

 

  真的很希望翻轉教室,是連老師跟學生的關係都可以一併翻轉,陪伴絕對勝於管教,讓他們依賴,他們自然會願意聽你的話,做起事來也就不用費這麼大的心力在管教上了。 不知不覺已經凌晨三點了,我想,我得要好好休息,這樣下次上課才有足夠的力氣來陪伴這些孩子,並且告訴他們哪些觀念是正確的。期許自己能夠一直將這樣的理念實踐下去,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擺脫以往的教學經驗,換個方式相處,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的!

林業生社會福利基金會 版權所有 ©
mail:lin-yesheng@umail.hinet.net
台中區地址:40345 台中市西區美村路一段771巷17號 電話:(04)2372-3800 傳真:(04)2372-8063
嘉義區地址:60085 嘉義市泰山三街80號 電話:(05)231-1585 傳真:(05)231-5479
系統「8e」維護
    訪客: